首页 考场素材 名言警句 好词好句 优美段落 时事论据 成语故事 哲理故事 名人故事 历史典故 祝福短信 黑板报 手抄报 贺卡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高中作文
作文体裁

天津日报数字报刊平台_现代诗歌的沿革与创作

时间:2019-04-10 来源:作文笔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作重要讲话,在讲话中对文艺工作者提出“五个问题”:第一,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中华文化繁荣兴盛;第二,要创作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第三,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第四,中国精神是社会主义文艺的灵魂;第五,要加强和改进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明确提出要坚定文化自信、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在中央主流媒体的带动下,全国对民族文化的推广蓬勃发展。比如,央视推出的《中国诗词大会》在全社会引起良好反响,促使民间诗社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 

2019年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文化艺术界、社会科学界联组会上提出,文学工作者要承担起培根铸魂的神圣职责,坚定文化自信、把握时代脉搏、聆听时代声音;提出“四个坚持”,即坚持与时代同步伐、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以精品奉献人民、坚持用明德引领风尚。

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最基本、最深沉、最持久的力量。诗歌就具有这种基本、深沉和持久的力量。中国是诗的国度,拥有悠久的诗歌传统和璀璨的诗歌文化,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提供了丰厚滋养。

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诗歌作为时代精神的象征,也是一个民族的情感与心灵史。70年来,中华民族生生不息,怀着信念和理想,追求着美好生活,这是一段史诗般的实践,伴随着激情澎湃,历经曲折却勇往直前,这样的壮丽历程呼唤着与之匹配的诗歌力作。如今,我们欣逢盛世,要做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的写作者。

“新诗”的起源和发展

(一)“新诗”是出国留学的文艺青年最早翻译并传播的。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形成了对传统的叛逆性及创新价值的思潮,新文学的草创时期,“新诗”起到了开路先锋的作用。“五四”运动期间文学革命的探讨,正是以“白话入诗”为突破口的。而《新青年》上最早进行的新文学尝试是胡适、沈尹默、刘半农等人的新诗创作。在新诗产生的开端,打破传统诗歌外在形式上的束缚,用当代的白话口语自由地表达思想情感,成为理论及实践上的主要目标,并集中体现于胡适的“诗体大解放”的口号中:“不拘格律,不拘平仄,不拘长短;有什么题目,做什么诗;诗该怎样做,就怎样做”。从杂志、报刊入手,成功地将白话引入诗歌,打破格律的束缚,只是新诗开步的一个方面。更为重要的是,新诗以“自由表达”为起点,语言体式的更新,也带来了诗歌审美经验的改变。即:摆脱传统诗歌风花雪月式的积习,将目光投向日常现实,通过对社会生活的描摹批判,以及个人情感的自由表达,显现出一种独特的“现代”立场。例如: 最早的白话诗是胡适的《两个蝴蝶》“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针对这种倾向,很多诗论家都提出了批评。如周作人就认为早期新诗“晶莹透彻得太厉害了,没有一点朦胧,因此也缺少一种余香与回味”。梁实秋更是直接说出:“新诗运动最早的几年,大家注重的是‘白话’不是‘诗’。”为此,争议不休,其中郭沫若激昂扬厉的自我表现,为新诗带来了以“抒情为本质”的浪漫色彩;其次,还有以闻一多为代表的新月派诗人的格律化运动,他们以诗歌的“建筑美、音乐美、图画美”为审美标准,探索新格律诗的写作,倡导“带着脚镣跳舞”,将诗歌从外在的表意层次提升到含蓄朦胧的深层象征层次,为新诗打开了一个新的审美领域。例如,闻一多的作品 《死水》: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仍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绣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漂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跨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

(二)在争议中强势崛起的“朦胧诗”。上世纪70年代末出现的以北岛、舒婷、顾城、江河、杨炼等为代表的“新诗潮”称为“朦胧诗”,最初只是一种误解。这种误解,不仅在于作家章明那篇有名的《令人气闷的“朦胧”》有张冠李戴之嫌,而且更在于人们普遍认为,朦胧诗并不朦胧,只是比当时人们所读到的诗歌多了些诗意和诗味。然而,误解却成了正解。后来,虽然许多学者都想给朦胧诗“正名”,给这个新兴的诗派一个科学的命名,并正式提出将它称之为“新诗潮”。但是,无论是朦胧诗的反对者还是支持者,似乎都更钟情于“朦胧诗”这个称号,也成为了年轻的文学爱好者们争相效仿的时髦。又比如,最初,朦胧诗的支持者们出于种种目的,都企图证明朦胧诗并不朦胧,然而,当人们冷静下来认真地进行分析之后,却发现朦胧诗确实具有“朦胧”的美学特征。

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是顾城的几首小诗。即:《小巷》 又弯又长/我用一把钥匙/敲着厚厚的墙。《一代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雨后》 雨后/一片水的平原/一片沉寂/千百种虫翅不再振响//在马齿苋/肿痛的土地上/水虱追逐着颤动的波//花瓣、润红、淡蓝/苦苦地恋着断枝/浮沫在倒卖偷来的颜色……//远远的小柳树/被粘住了头发/它第一次看见自己/为什么不快乐

老诗人顾工被顾城在自己作品的小序中流露出来的悲观的人生观感到“颤栗”。也许,他没有想到这位年轻人不仅如此消沉,而且还真敢在诗歌中毫无顾及地袒露心胸,作毫无遮拦的“内心独白”,在自己的“思想感情领域”进行十分危险的“探险”活动,这在当时是非常危险的。顾工还为顾城的《生命幻想曲》感到“惊异”,他坦率地承认,自己写不出这样的诗句。

1980年7月20日至8月21日,诗刊社在北京组织第一届“青春诗会”,评出中国当代十大诗人,即:北岛、西川、于坚、翟永明、昌耀、海子、欧阳江河、杨炼、王小妮、多多。北岛的新诗观:“诗人应该通过作品建立自己的世界,这是一个真诚独特的世界,正直的世界,正义和人性的世界。”北岛的作品《走吧》:

走吧,/落叶吹进深谷,/歌声却没有归宿。//走吧,/冰上的月光,/已从河面上溢出。//走吧,/眼睛望着同一片天空,/心敲击着暮色的鼓。//走吧,/我们没有失去记忆,/我们去寻找生命的湖。//走吧,/路呵路,/飘满红罂粟。

诗歌创作的条件和诗歌语言能力的提高

从诗歌创作的角度讲,作为诗歌作者需要具有一定的文字功底,需要具有一双善于观察并发现美的眼睛,需要具有在寂寞中体悟自己内心的智慧,需要具有捕捉瞬间灵性的意识。同时,还需关键把握五个要点:一是奇特的视角;二是高绝的立意;三是奇妙的意象;四是合理的修辞;五是严谨的结构。

诗歌写作中,用于传达诗歌意象的是一种新奇、精美的变形语言,平时要注意从以下方面着力训练和提高诗歌语言的能力。

精选动词 诗语在传达诗美意象时首先可做的工作是精心锤炼表现意象动态的动词,动态的意象较之静态的意象更能凝聚读者的审美注意。一个诗歌意象往往因一个优美、确切的动词而曜曜生辉。如艾青的诗句:“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阮章竞的诗句:“层层绿树重重雾,重重高山云断路。”一个“封锁”,一个“断”,使诗歌意象非常生动地立于纸上。

嫁接词语 汉语和其他语言比较起来,它的词法最自由,词性最不固定,诗歌作者可以利用汉语的这个特点,改变某些诗句中词语的性质,使诗歌意象出现新奇、陌生的形态。例如台湾诗人洛夫的诗句:“左边的鞋印才下午/右边的鞋印已黄昏了。”台湾诗人蓉子的诗句:“每回西风走过/总踩痛我思乡的弦。”“下午、黄昏”本来是表示时间的名词,在这时嫁接为动词,整个意象便生动活泼起来。蓉子诗句中因有了“走过”,后一句嫁接“踩痛”使意象显得新颖独特。

一词多义 小说、散文的语言一般为了避免歧义,往往只显示一种意义,而在诗歌语言里,诗歌作者为了制造意象的多义和内涵的丰富,却有意创造一词多义的诗句。例如张烨的《妙龄时光》这样写道:“你又站得远远了/微笑着注视我的琴声/你会永远记住初练的琴声吗”诗句表层讲“初练的琴声”,但它的另一层含义是“初恋的情声”,一个词隐含着两层不同的意义,显得含蓄多情。

跳跃省略 诗歌语言要侧重于表现主观心灵,再加上它的篇幅限制,必须借助跳跃和省略,跨越一些过程性的叙述,省略一些小说、散文语言中必不可少的连接语和转折语,创造一种“语不接而意接”的诗歌语言,以此来引发诗歌读者丰富的自由联想。

超常组合 超常组合是故意违反一般的语言常规,利用汉语词语多变的词性和组合关系,机智地把一些互不相关的词语嵌连成一个诗句,这种嵌连,可以是具象动词与抽象概念相接,可以是不同感官的感觉词语交错,以这种陌生的变形的词句使诗歌意象传达出诗歌作者微妙的情感体验。例如臧克家的诗《春鸟》:“歌声/像煞黑天上的星// 星/越听越灿烂”就是典型的例证。

句法多变 这是在诗句的词序和句式上制造新奇陌生的手段。像徐志摩的:“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的倒装语序,改变了正常语句形态,以陌生化的效果来表达诗歌作者的独特内心感觉。

把丰富神奇的想象组合成诗歌意象

诗歌作者在把意象词语化的同时,也要考虑借助想象把一个一个的意象组合为整体的诗歌意象。组合成什么样的诗歌意象,就会产生什么样特定的诗歌意境,传达出什么样的诗美体验。诗歌作者的组合意象方法因为神奇想象的介入,显得比其他文学文体的组合方法更自由、更大胆、更出奇不意,诗歌意境诗歌意象的组合方法虽然千变万化、形态各异,但作为诗歌艺术构思的基本规律和基本类型,下列几种主要的组合类型可供诗歌作者借鉴。

并置式组合 邹荻帆一首题为《蕾》的诗歌这样写道:“一个年轻的笑/一股蕴藏的爱/一坛原封的酒/一个未完成的理想/一颗正待燃烧的心。”诗人一口气并列排出5个意象来描绘花蕾的风姿,“笑”“爱”“酒”“理想”“心”,这是非常独特的诗美体验,当诗人将它们全部并列为一个意象系统时,具象的花蕾与一些抽象的情绪连接了5种意象的并列,把一种对青春的礼赞作了突出的渲染,这种并置式组合是把表面上看来跳跃很大,一般人认为是互不相干的意象,由诗歌作者内在感情体验将它们联结起来。这种组合方式是从意象开始又终于意象,读者几乎直接读不到诗人隐藏很深的情感,需要读者透过这些并置的意象系统来细心咀嚼它的深意,这是现代朦胧诗、意象诗比较常用的组合方法

交错式组合 诗歌作者有意把完全相反、互相矛盾的意象组合在一起,构成一正一反、一平一奇的意象系统,造成一种出人意料、发人深省的审美效果,这种意象组合方式在中国古诗中十分常见“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杜甫),“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高适)都是典型诗例。在新诗写作中,这种组合方法也常见,如何宜陵的《变迁》这样写道:“田野上的花/被爱她的人/关进珐琅瓶蓝色的围墙/急流中的船/被嬉戏的浪/搁置在金色的沙滩/在一部人间的喜剧里/在一部人间的悲剧里。”花长在田野与关进花瓶,船的前进与搁浅,这些矛盾的意象交错组合,给人的启迪比一般的陈述更为深刻。

突反式组合 这种方法要组合众多意象,诗歌写作者先从一个核心意象出发,围绕它组合一些层层推进的相似的意象,待诗歌意象的渲染做足后,最后推出一个相反的意象,形成先扬后抑、先虚后实的诗歌情境,而最后一个意象,才是这首诗的真正旨趣。例如台湾诗人郑愁予的《错误》,先放笔写了一个可爱少女在等“我”重温旧梦的3个意象,但最后一个意象,“我”只是从江南走过的“过客”,这一意外把“美丽的错误”引起的哀怨情绪传染给了读者。

版权声明:

1、本网站发布的作文《天津日报数字报刊平台_现代诗歌的沿革与创作》为作文笔注册网友原创或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本网站作文/文章《天津日报数字报刊平台_现代诗歌的沿革与创作》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作者文责自负。

3、本网站一直无私为全国中小学生提供大量优秀作文范文,免费帮同学们审核作文,评改作文。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热门专题